揭秘直播带货局中局刷流量带节奏套路多

先交钱占坑位成会员 刷流量带节奏套路多

“这里面的肉真是多啊,肉块又大,真是超值啊。”直播间中,一名女主播对着镜头大口吃着一款速食商品;评论区中,粉丝也刷出好评纷纷准备下单;直播间外,商品经营者张鑫(化名)则异常兴奋,期待着通过这次直播能够将准备的6万件商品一售而空。

针对上述问题,证监会发布了《可转换公司债券管理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其内容主要包括总则、发行条件与程序、交易转让、信息披露、转股、赎回与回售、可转债持有人权益保护、监督管理与法律责任、附则等,共八章37 条。

张鑫找到了多家电商公司,很多公司都列出曾与很多大主播合作的经历,并告诉他“公司的实力不用担心”。

根据Wind资讯,过去一周(10月19-26日),中证转债涨幅为-0.349%,上证指数、深证成指、创业板指及科创50分别为-2.55%、-2.52%、-3.92%和-5.73%。

无论如何,近期可转债市场不断上演的“疯狂的奇迹”,已经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。

而被视为“韭菜”的并非只有粉丝,同样包括寻找直播带货的商家。

流动性是导致A股一度走牛的主要因素,它也是导致可转债市场日益活跃的主要推手。以可转债日均成交量为例,2019年下半年,这个数字是351.55万手,2020年上半年已增至1736.50万手,下半年(截至10月26日)已增至2207.01万手,同比放大了5.28倍。

至于近期表现疯狂的可转债,例如前面提到的正元转债、通光转债(123034.SZ)、智能转债、蓝盾转债等,因其规模有限,公募持仓很少,甚至没有。根据Wind资讯,截至上半年末,公募未持仓正元转债,智能转债、通光转债及蓝盾转债的持仓市值也分别只有2000万元、17.93万元及5.06万元。

而在2019年,中证转债全年涨幅为25.14%,跑赢上证指数,上证指数、深证成指及创业板指全年涨幅分别为22.30%、44.07%和43.79%。

工作人员列出的几个主播让张鑫热血沸腾,脑海中憧憬着商品一售而空的场景。工作人员进一步表示,现在很多品牌方找到直播公司,就是要将产品卖出很大的量。目的是为了让经销商看到产品的销量,或者为了吸引资本方的注意,进而得到融资。

“肉量很多,块也很大,太划算了。”主播一边吃着他的产品,一边进行评价。直播间中的评论也逐渐刷了起来,张鑫在直播间外越来越兴奋,咬牙切齿地喊着:“流量啊,怎么就冲不起来呢。”

一名曾通过此种方式带货的商家表示,两三千元并不多,跟许多大主播动辄几十万的费用相比算是九牛一毛。“但是交了坑位费后发现,压根就卖不出去货。”

工作人员表示,可以通过公司的大号来卖产品,先预热一下,但不要期待产品销量的暴增。等到销量不错、粉丝认可后,再通过公司的其他大小账号全部卖此商品。张鑫对这样的安排表示认可,在敲定了6万元费用及一些细节后,他将两大箱子商品带到了直播公司。

在对可转债的投资方面,截至上半年末,共有1859只公募基金持有可转债,持仓市值合计1247.25亿元,比2019年9月底增长了68.70%,已连续增长了四个季度。2019年上半年末至2020年一季度末,公募基金持仓市值依次为680.49亿元、739.34亿元、936.56亿元、1095.91亿元。

在经历了多次寻找后,张鑫自认为找到了一家靠谱的直播带货公司。直播带货公司在做了市场调研后认为,商品存在不方便的地方,这款速食商品需要容器才能食用,但是商品中并未提供。

虽十分无奈,但是张鑫已无力改变。开播后,他一直关注着直播内容,发现当天有四五个竞品同时出现在这个直播间中。

但是,这期间会经常上演反转的剧情,很多买家在发货前、发货中、收货后会再将货退掉并退款。

而且,从数据上看,混合型基金对可转债的兴趣越来越大。

在流动性比较充裕,同时又存在某种程度“资产荒”——例如A股陷入调整泥潭的背景下,可转债市场因“T+0”且不设涨跌幅限制的交易规则,更容易受到热钱的追逐,最终使其价格偏离——甚至大幅偏离——正股。

评论带节奏 先刷单再退货

“我们公司的实力在这摆着,你得相信我们。”当张鑫询问是否会将对接头部主播及保证一定销量写入合同中时,得到的答复让他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中。“差点儿就把十万元掏出去了,但是信任不信任与写不写在合同中完全不是一个概念。”

不过,需要指出的是,上述这种“疯狂的奇迹”,在2020年并不是第一次出现。再往前,例如8月7-11日,3个交易日内,横河转债(123013.SZ)上涨154.06%,转股溢价率由99.32%上升至420.63%。3月4日-9日,在4个交易日内,再升转债(113510.SH)由146.11元涨至401.26元,涨幅达到174.63%,其后又立即开始疯狂的下跌之旅,至3月24日,即其摘牌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,以120.19元收盘。

再以公募基金——流动性的重要提供者为例。

在中证转债297只成分债券中,过去一周涨幅超过10%的有42只,超过30%的有14只,超过50%的有8只,占比分别为14.14%、4.76%和2.69%,其中正元转债(123043.SZ)的涨幅甚至达到181.92%。

例如,10月19日至21日,蓝盾转债(123015.SZ)多次触发“熔断”,3个交易日内价格从172.46元上涨至408元,涨幅达到136.58%,其转股溢价率也由71.87%升至177.59%。

在一些直播带货的协议中,缴纳会员费、坑位费后会保证一场直播卖出货品的数量。满足销量后,便可以全额拿到这笔费用。也有公司会与商家签订佣金分成协议,会根据主播带货量进行分成,销量越高分成则越多。

“这些都是小事儿,一句话的事儿,你给我产品,我们就能让他们播。”一家做直播的新媒体公司工作人员表示。只不过,直播前就需要支付一定费用,成为公司的高级会员,一年的会员费是十万元。成为会员后,就可以对接到大主播。

一家直播带货公司工作人员表示,直播中不仅可以刷评论带节奏,也可以通过购买行为带动粉丝。直播间中刚刚放入产品,就会显示有多少人正在购买,这种信息展示也可以操作。“现在的一些消费者不在意产品好不好,只是看暂时性的需要,价格合适,看到有人买,他们就会跟风去买,这些人都是‘韭菜’。”

上述报告指出,保护法出台后,广东省先后制定了实施办法及城镇华侨房屋租赁规定、拆迁城镇华侨房屋规定等涉侨地方性法规,并出台了落实私改和代管侨房、促进华侨农场改革发展、扶助贫困归侨、“三侨生”高考加分录取、华侨回国定居等多项涉侨政策文件,广州、深圳、汕头等重点侨乡也相应制定了多部涉侨地方性法规、规章和政策。

开播后两个多小时,主播拿出了张鑫的商品开始推荐。他一下子从椅子上蹿起来,一边鼓掌一边大喊:“直播间有两万人,加油啊。”

直到开播前5分钟,张鑫才知道自己的商品排在直播中的最后一个,而此前公司向他承诺会安排在黄金时间直播。“大家之前都把钱花完了,到最后兜里没钱了,还咋买我的产品。这哪是黄金时间啊。”

另据Wind资讯,截至10月26日,2020年以来表现最好的10只债券基金中,可转债主题基金占到6席。

在张鑫看来,大主播的选品肯定也会非常严格,如何让商品直接进入直播间,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。

若将时间拉长,则截至10月26日,中证转债2020年以来涨幅仅有4.95%,同期上证指数、深证成指、创业板指及科创50则分别为6.59%、26.46%、45.58%和35.61%。

记者联系到两家规模较小的直播公司,公司均签约了若干主播在不同平台进行直播,收取的并非是会员费,而是两三千元不等的“坑位费”。记者称有商品需要通过直播带货的方式进行销售。多次沟通后,一家直播带货公司称交纳坑位费后,就可以在其公司的账号中进行直播带货,并给记者设计了商品的发展路径。“直播带货不能着急,可以在直播间做半年的直播带货,有了积累和口碑后,品牌做得差不多的时候,就可以把品牌卖掉。然后再找下一个风口,再做下一个品牌。到时候你多开心。”

报告显示,针对落实政策发还的侨房和用侨汇购建的侨房,广东适当提高征收补偿标准,切实维护好侨房业主的合法权益。广州荔湾区政府对上述两类侨房,明确产权登记为住宅用途的,在补偿标准基础上增加5%;产权登记为非住宅用途的,在补偿标准基础上增加10%。

若论过去三年(截至10月26日)的市场表现,则中证转债的涨幅为21.19%,虽不及创业板指的36.82%,却强于深证成指的15.34%,更远甚于上证指数的-4.29%。

这正是过去一周发生的事,尤其在10月19日至23日,“疯狂的奇迹”不断上演。

2019年年底,混合型基金持仓市值为190.60亿元,2020年上半年末已增至282.59亿元,增幅达到48.26%。在同期公募持仓总市值中,混合型基金的占比也从20.35%提高至22.66%。从另一个维度看,2019年年底,在持仓市值超过1亿元的167只基金中,含混合型基金35只,占比20.96%,到了2020年上半年末,这一比重提高到23.74%。

张鑫的经历是许多商家在寻找直播带货的缩影。刘先生也曾通过7家直播带货公司的9个主播进行带货,但一共卖出60多件商品。“折腾了半天,不仅没卖出多少货,还搭了不少‘坑位费’。从刚开始的自信满满,到现在都已经疲了,对直播带货也不抱有那么大的希望了。”

在距离开播前两小时,张鑫坐立难安,不停地刷着手机的直播间。“很多大号主播都在当晚进行直播,我压力还挺大的,担心粉丝会被分流。”

连续四季加仓,混基兴趣趋浓

其中,广州市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陆续出台涉侨法规政策共40多份;江门市将侨捐项目保护管理条例列入市立法预备项目,今年已启动前期调研工作。

不过,由于涨幅可观的可转债大多权重较小,例如,涨幅达到181.92%的正元转债所占权重仅为0.041%;而权重较大的同类债券表现不佳,例如,权重高达10.43%的浦发转债(110059.SH)同期涨幅仅为0.07%,权重排在第二位(占比8.58%)的中信转债甚至下跌了0.84%,因此,中证转债的同期表现与其成交量的活跃程度非常不匹配,以至未能远远甩开A股主要股指。

不过,尽管公募基金未必是可转债二级市场上最活跃的交易者,但通过对存量市场的消耗,它有可能为野心勃勃的其他类型投资者或游资提供“炒作”的机会,尤其是那些公募持仓占存量比重较高而转股溢价率较低的品种。

广东是全国的侨务大省,省内约有8.8万归侨、3000多万侨眷。

但事与愿违,直播只卖出了不到1500件商品。数万元的会员费与6万件备货,张鑫付出了近九十万元。此役后,他对直播带货失去了信心。

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,广东各级涉侨部门积极开展助侨暖企活动。截至目前,广东省共有侨资企业超6万家,占全省外资企业总数六成以上,累计投资近2600亿美元。

而在A股方面,即便以成交最为活跃的创业板指为例,在100只成分股中,同期涨幅超过10%的仅有3只,占比3%,其中涨幅最高的特锐德(300001,股吧)也不过12.70%。

自2019年上半年末至2020年上半年末,在各季末公募债券投资组合中,可转债的比重也整体呈上升趋势,占比依次为1.01%、1.09%、1.27%、1.25%和1.40%。

记者调查中发现,多家直播带货公司均表示,可以在直播间中“营造气氛”。通过一台电脑控制多部手机,使用众多账号在直播间里刷评论带节奏。“粉丝进到直播间后一看,直播间这么热闹,很多粉丝有从众心理,会产生大批量的购买。”

握着手机关注多个平台的直播带货,如今成了张鑫的常态。竞品在热闹的直播中卖出近9000件商品,再次刺激了张鑫的神经。“我们的产品比他们的用料更实在,在直播中的视觉冲击力会更大,我觉着肯定要比竞品好,就想着搏一搏。”

理论上,可转债的“转股”特性使其价格主要取决于转股价值,而决定转股价值的因素主要在于转股价及正股价,其中又以后者为主。因此,当A股市场走牛(正股价格发生变动),可转债市场必然回暖(相关转债的价格亦必然联动)。

张鑫已经对火热的直播带货失去信心,经过三个多月的折腾,他发现直播带货中存在许多局中局。直播带货也并非直播间中呈现出的热闹,虚假繁荣背后的坑则会随时将商家吞没。面对库房中为直播而备下的货品,张鑫无奈地笑着,“通过这段时间的折腾,我也摸清了他们的套路,下一步我也打算转转型,做一家直播带货公司。”本报记者 赵喜斌

截至9月底,市场上的债券基金有1678只,净值合计26383.43亿元,与2019年同期相比分别增长了20.89%和6.04%。

十万元会员费不保证销量

10月22日,正元转债更是以61倍的换手率创下176.41%的涨幅,其转股溢价率由4.64%飙升至170.58%,以至于当日晚间收到深交所的《关注函》,连同正股正元智慧(300645,股吧)于次日开市起停牌核查。

于是,投资者可以看到,当A股在7月份走出一波行情——上证指数及深证成指分别上涨10.90%和13.72%,中证转债也实现了7.47%的涨幅。

证监会10月23日发布的一份文件指出:“近期出现的个别可转债被过分炒作、大涨大跌的现象,充分暴露出制度规则与产品属性不匹配的问题。”

在持仓品种方面,出于流动性管理等因素考虑,公募更青睐规模较大的可转债。例如,截至上年年末,公募持仓市值排在前5位的可转债依次是浦发转债(110059.SH)、光大转债(113011.SH)、苏银转债(110053.SH)、中信转债(113021.SH)及顺丰转债(128080.SZ,已于8月12日退市);在中证转债的成分债券中,这5只债券的权重排名依次是第一、第三、第四、第二和第七位。

其中,“针对部分可转债被爆炒的现象,本次规章起草对可转债的交易做了以下几方面完善”:其一是要求证券交易场所根据可转债的风险和特点制定交易规则,防范和抑制过度投机;其二是要求证券交易场所制定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;其三是防范强赎风险;其四是加强风险监测。

近日,多名明星直播带货“翻车”,被曝出收取了高额费用后,卖出的货品却少得可怜。张鑫是众多正寻找直播带货商家的缩影,希望通过直播能将商品卖爆单,然而最终面对的不是销量暴增,而是数据造假、刷单带节奏、会员费难保销量、退货率高等大坑。

根据Wind资讯,截至10月26日,在两大交易所上市的305只可转债中,转股溢价率超过100%的有11只,超过50%的有40只,超过20%的有148只,纯债溢价率超过100%的有39只,超过50%的有99只,超过20%的有229只。

“一些退单能达到销量的四成,甚至更多。这其中有冲动消费的粉丝,也有直播公司刷出的单。这时,会员费或者坑位费已经进入了直播公司的腰包。”一名熟知直播带货的业内人士表示,一定的退单率商家也只能接受,直播带货公司收到了佣金和会员费,完成了对企业的收割。“如果这个行业再这么走下去,没有商家愿意找主播带货,不愿成为被收割的‘韭菜’。”

主播开始倒数“3、2、1,上架。”639件、763件……直至1000件,最终产品销量定格在1478件。直播结束后,张鑫发出一声叹息,为了此次直播他准备了6万件货品。而他在寻找直播带货与备货过程中,已投入了近九十万元。“直播带不出去,这些货够我一家人吃十年的。”

此外,广东省及各地相继出台政策,加强归侨侨眷在养老、医疗、工伤、失业等方面权益保障力度。省财政设立扶持贫困归侨救助补助资金,2010年至2019年共投入1.48亿元,惠及归侨及其家庭成员逾7.4万人次。(完)

备货6万件卖出1500件

换句话说,作为一个二级市场投资板块,可转债未在短期内实现整体上涨,在某种程度上可能意味着该板块仍有潜力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除却债券型基金,不少混合型基金亦持有可转债,例如,在中欧新蓝筹(166002)(166002.OF)的投资组合中,可转债(可交换债)占比达到10.84%,兴全有机增长(340008.OF)达12.34%,华夏中证5G通信主题ETF(515050.SH)的持仓市值也有7619.88万元,占比0.13%。

不过,从10月26日及27日可转债市场的表现来看,监管层的上述举措,与其说被投资者视为对市场的有意打压,还不如说是对市场的呵护与完善。数据显示,在这两个交易日中,中证转债实现了0.57%的涨幅,同期上证指数、深证成指的涨幅分别为-0.72%和1.08%。